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资料 > 地市资源 > 正文
  • 莆田城市的接管与社会改造
  • 2013-12-31 来源: 作者:
  •  维护社会安定 推进民主改革
                         ——莆田的接管与社会改造

        莆田县位于福建沿海中部,东北与福清接壤,西与仙游毗邻,北连永泰,东南临台湾海峡,西南隔湄洲湾与惠安相望。1949年8月21日,莆田县陆域解放。9月11日、16日县内湄洲、南日两个大岛先后解放。1951年1月1日,境内南日区鹭yi(益鸟)岛(今属平海镇)解放。至此,除乌丘岛外,莆田县陆、海全境解放。为解放和改造莆田这块从未停熄革命斗争烈火的土地,党组织领导全县人民战胜种种艰难险阻,艰苦奋斗,创造了激动人心的英雄业绩。

    一、地下党组织为莆田解放与接管作了各项准备工作

         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在此前后,中共莆田县党组织为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和接管莆田县城,作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1948年底,莆田县党组织在城厢、涵江两镇建立了几个联络点。这些地下联络点在侦察敌情和搜集情报,沟通莆田城镇与设在莆田山区的闽中工委、莆田县工委机关的联系,配合解放莆田等方面,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1949年5月,县、区游击队接受闽浙赣人民游击纵队闽中支队司令部的统一整编,成立闽中支队莆田大队,县工委书记林汝梁兼任政委,县工委委员张坤任大队长,张凤任副大队长。全县武装队伍的整编,推进了解放莆田工作的全面展开。在策动国民党中层党政官员方面,莆田县工委通过地下联络点策动了县政府管卷室主任黄文翰,负责保护好全县的土地册、户籍册等重要档案,至解放移交时完整无缺;莆田县工委还对莆田盐场的盐警做了大量的工作,终于策动了盐警第二大队400多名官兵于莆田解放的前一天宣布起义,献交步枪80多支、手榴弹700多枚、子弹5000多发。其中100多名盐警被收编入莆田游击大队,并随队北上和平解放了莆田城。盐警的起义,使解放后成为莆田财政收入的主要支柱的莆田盐场得到完整保护。此外,1949年6月,莆田县工委为了加强政治攻势,散发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1000份;8月中旬,莆田县工委领导的涵江地下联络点为迎接涵江解放,印刷《告涵江父老兄弟书》,张贴街头安定民心;在离解放前一两天,又铅印几千份《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特刊》,在解放军进镇时分发;与此同时,还翻印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小册子按成本出售,向人民宣传新民主主义。9月10日,国民党军政人员撤离莆田,城厢、涵江两镇出现短暂“真空”时,两镇地下联络点分别通过统战关系和已经接受策反的国民党镇长,组织“防护团”维持社会治安,为两镇完整回到人民手中,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二、莆田的解放与接管

         1949年8月,为解放莆田,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九军部队和闽浙赣人民游击纵队闽中支队莆田大队兵分三路:一路由莆田大队副大队长张凤带领两个分队,随解放军八十五师师部直插东张、宏路,切断福厦路,在宏路一役堵截围歼了从福州溃退南逃的国民党军,并于8月18日解放了福清;一路由莆田大队政委、莆田县工委书记林汝梁率领,随解放军一部进军福清渔溪,15日到达目的地后即组织处理支前事务,收集莆田情报,准备解放莆田;一路由莆田大队大队长、莆田县工委委员张坤率领,挺进莆田沿海,策动东峤前沁盐警400多人起义,接收了笏石、忠门、埭头、北高等乡公所,截断莆田之敌逃奔海上之路。随后,中共莆田县工委与闽中支队司令部机关会集福清县城,筹拟解放莆田方案。
       在解放大军压境之际,国民党莆田县县长陈文照于8月19日弃城南逃。这时,张坤带领闽中支队莆田大队在沿海活动的一路队伍,于8月21日和平接管了县城,莆田宣告解放。游击队一进城,首先占领公安局,开始维持社会秩序。8月23日,由中共闽中工委任命的莆田县县长林汝梁签发通告:本县业已解放,县人民政府已开始办公,凡所有旧政府及公共机关工作人员,应即向人民政府报到,并各按原位负责保管与整理原有档案财物,听候处理。
         8月24日,莆田县人民政府公布建立革命秩序的三项措施:严禁银元券继续流通,市场交易及纳税概以人民币为唯一合法货币,拒用人民币或乘机抬高物价者,以捣乱金融论处;国民党军队及地方武装遗留在境内的武器、物资皆由人民政府搜查入库。匿藏者若在布告发出后自动投报送交政府的,准予将功折罪,匿藏不报者定予严惩。发现匿藏者并密报政府的,查获后即给一定奖励;国民党军队及地方武装残留在本县境内人员,统限31日前向公安局登记,听候处理,逾期抗拒者一经查获,定按情节大小给予一定处罚。
       随后,莆田县人民政府派员接管教育局、卫生院和报社。教育局接管后改称教育科,即令各级学校照常开学,原有教员一律留用,不更动。省立莆田中学等中小学各校均于9月2日至15日先后开学。县卫生院于8月24日接管,全院12名员工全部留用,院名改称莆田县人民政府卫生院。接管的报社有《正报》社和《晨光报》社两个。8月26日,莆田县人民政府针对尚有一大部分旧政府机关及公共机关工作人员仍未向政府报到的现状,发出莆秘字第十二号布告,限定报到期限为同月31日前,同时规定凡主管人畏罪潜逃的部门,一律由该部门次要人员负责整理保管档案材料,并造报职员名册。
         1949年8月中旬,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第一大队南下接受福建省委的统一安排,奉命接管莆田。他们从建瓯出发。8月下旬到达南平。8月28日,进驻福州。9月3日,抵达莆田,与莆田地下党干部会合。9月9日,中共福建省第五地委宣布福建省委决定,成立中共莆田县委,任命魏荫南为县委书记,康金树任副书记,县委由委员8人组成。与此同时,福建省人民政府任命马鸣琴为莆田县县长,同时由第五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任命康金树为副县长。9月10日,莆田县人民政府发布关于严令未向政府登记的国民党军队之游勇散兵限布告发布之日到公安局报到集中的五条决定,向流散、躲藏的国民党游勇散兵指出四个归宿:久住之在乡军官,得向公安局申请登记;愿为人民服务者,经审查教育后可量才录用;愿安份为民者,分别遣送回籍;私藏枪支不缴,或私授他人者和继续欺压人民、勒索财物、造谣生事,扰乱秩序阴谋破坏者,定予严惩。此布告对安定社会秩序、保障接管工作的全面展开起了一定作用。
         9月12日,接管工作按系统性质合并,分政府系统、民政教育系统和财政系统三大部分全面系统地铺开。在接管方针上,采取凡属国民党政府反动的统治机构则予以摧毁消灭、肃清反动制度、建立人民民主制度,对企业及一般文化机构一般不打乱、原封不动、逐渐改革的方针。在接管步骤上,首先是教育国民党政府人员,安定他们的恐惧情绪,使他们如实移交。对他们教育训示时,讲明政策,表明人民政府对愿意为人民服务的必量才录用的态度;说明决心将功折罪者主要看移交表现。国民党政府入员多数是为生活昕迫而谋生的,他们长期接受欺骗宣传.对共产党认识不足。通过一番教育,他们体会到入民政府政策上的宽大,自觉参与接收,解决了接管部门多、任务重、干部少的困难。在接管手续上.要求编造清册、对照复查、交接签名、举行接收仪式、上报县人民政府。在9月12日至22日10天内,政府系统各科室大多接收完毕。
          银行接管工作自9月10日开始,接管的行处有:省行莆田办事处、省行涵江支行、莆县行总行、莆县行涵江办事处、交通银行、中国银行。其中县银行首先接收,各行清点接收结束后即成立中国人民银行莆田办事处。原6个行处共有职员、工友70人,接收后从中录用38人,自动回乡18人,遣散14人。10月25日,接管工作结束。
    于1949年9月接管的单位还有:莆田县立中正小学;莆田电话局;莆田、涵江、江口、笏石4处邮政机构和莆田、    涵江两处电信机构;莆田县税务办事处和莆田县地方税征收处;莆田县水利协会等。
    1949年10月26日,尚炯同志接任莆田县人民政府县长,随后又派员接管了省立莆田中学和莆田县立民众教育馆。11月,莆田县人民政府派员接收了福建医疗防疫大队驻莆工作队所有人员、药品、器材、财产等,并将清册连同现留工FF人员名册一并报送省卫生厅。这一时期,人民政府还接管了莆田县救济院,对80余名难民进行处理,一面遣散,一面劝导其生产自救。劳力弱有家可归的,每入发给30-50斤大米遣送回家;留下的组织从事手工生产;学龄儿童送其就学。尔后,该院改为莆田县养老院,专门收容孤寡老入。
         至12月10日,全县接管工作大体完成。据统计,接收财产有:银元40元,洋布12匹、粗布58匹,政府存赋谷300000余斤;档案886本;处理国民党政府人员211名,其中录用115名,遣散155名,自己要求回家的7名,共发遣散费923200元。
         在以上接管工作中,教育系统较有特色。县人民政府对莆田各校的接管是本着先安定后有计划、有步骤地改造的方针进行的。在新教育制度未确定,而旧教育制度叉必需改造的过渡时期,针对个别学校的落后教员不删改旧课本的反动内容进行教学,在教学方法和教育方针上仍依循旧制的现状,人民政府采取了三项措施:(1)1949年10月,通告严行取缔妨碍新民主主义教育进展的私塾;(2)1949年11月参照华北小学教育暂行实施办法及本省五区地委对文教工作指示文件,制订《莆田县当前小学教育实施暂行办法草案》,对总纲、实施方针、学制、课程及教育时间、教科书、教导工作原则、编制与会议作了统一规定;(3)1949年12月3日至6日,召开有公、私立中、小学校长,教导主任及民教馆长等90余人参加的县教育会议,对新的教育方针、课程与教材、教学方针、生活指导方法、教学态度统一了认识,同时解决了学校制度及行政困难等问题。以上三项措施的采取,对纠正解放初期学校教学上因循守旧的偏向起了较大作用。
         此后,县人民政府仍注意及时纠正教育工作中出现的偏差。1950年2月5日至13日,一部分公立小学教员和私立教导主任、校长共227人参加的教员训练班,是针对一部分偏远、闭塞的学校仍原封不动地用旧课本教学的现状举办的。通过组织学习《为人民服务》、《匹大任务》、《论人民民主专政》、《教育政策及教学方法》,学员们提高了认识,树立起为新民主主义教育事业服务的观念。1951年7月,城厢镇文献街公所还接管了未能正确执行新的教育方针,影响学生学业与学校发展的私立砺青小学。接管后改为民力小学,校名为“莆田县文献小学”。
         在接收帝国主义在华各项文化教育事业方面,依照1950年12月29日政务院通过的《关于处理接受美国津贴的文化教育救济机关及宗教团体的方针的决定》和文教委员会颁布的《接受外国津贴及外资经营之文化教育救济机关及宗教团体登记条例》、《接受外国津贴及外资经营文化教育救济机关及宗教团体登记实施办法》等文件,莆田县人民政府先后接收了受美国津贴的莆田善育育幼院、麻疯院、莆仙基督教麻疯协会和盲民院。此外,莆田县还有一所受美资津贴的莆田县私立兴仁医院。人民政府对这所基督教卫理公会医院实行完全自办的处理办法。1951年1月31日由该院负责人蔡希贤编造各种财产器具清朋,上报文教科和卫生院。
         在管制外国在华财产方面,根据《政务院关于管制美国在华财产冻结美国在华存款的命令》,在莆英国亚细亚火油公司涵汪代理栈和美国美孚火油公司涵江火油栈,分别于1951年3月和5月由莆田县人民政府进行管制登记。1951年8月28日,宣布由莆田县人民政府正式接收。
       在莆田城市接管工作中,人民政府还高度重视文物、名胜古迹的保护工作。1950年9月20日,莆田县人民政府以布告形式转发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7月6日关于保护具有历史文化价值之文物建筑的四条指示,并通电备区公所遵照执行。随后,县政府统一印发由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文物局设计的《革命文物调查表》、《重要文物调查表》、《名胜古迹调查表》,对全县文物、古迹的所有者、所在地、来历、保护情形、现状一一作了细致的普查,并详细登记,采取措施严加保护。

    三、巩固入民民主政权的斗争

          莆田县地域广大号西北山高林密,东南三面环水,海岸线长达219公里,地理环境利于匪特潜入和潜伏的反动力量活动。在莆田解放后的9、10月两月中,因大军过境南进,环境比较安定。到了11月,匪特开始大肆活动.公开抢劫9散发反动传单,加上市场物价成倍上涨,交易中出现拒用人民币现象,社会一时谣言四起,人心惶惶。面对上述严峻形势9莆田县委和人民政府团结全县人民,同心同德,为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进行多方面的斗争。
      (一)镇压反革命
         国民党莆田当局逃离莆田时,留下一批反革命分子。据当时粗略统计,国民党区分部委员以上的人员有759人,三青团区队长以上的入员有104人;军统、中统特务人员有370人,其中组长以上的有30人;此外还有国民党军官500人,警察300人;反动会道门会首30人,政治性股匪5股400人左右。莆田解放初期,人民政府曾搜捕过反革命分子,1949年11月开始也对国民党反动党团、及特、军、政、警、宪人员进行了全面的清查登记,但由于当时这一登记做法不够成熟,登记后又没有很好地管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1949年11月起,莆田的匪特开始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破坏活动。12月,人民政府正式展开了剿匪肃特工作,并于1950年8月成立了县剿匪委员会。经过1949年12月至1950年底一年的剿匪肃特,全县股匪特基本肃清,但在执行镇压与宽大相结合的政策时出现了过于宽大的偏差,使一批凶恶的怙恶不悛的反革命分子未得及时镇压。分散隐藏的反革命分子还没有清除。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后,这些反革命分子气焰更为嚣张,大肆进行更为猖狂的抢劫、暗杀、破坏城涵公路电线等活动,严重威胁人民民主专政的巩固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为此,县人民政府根据政务院和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发出的《关于镇压反革命的指示》,结合土地改革、抗美援朝,于1950年12月至1953年10月,分五个阶段大张旗鼓地开展为期两年多的镇压反革命运动。
          第一阶段是初步发动阶段,自1950年12月至1951年2月,共捕396人,其中匪首、惯匪97人,恶霸342人,隐蔽特务53人,反动会道门4人,镇压112人,释放40人。这个阶段工作尚未做到全面发动,且存在偏重职位之高低而忽视现实活动罪状的倾向,但这次行动打下了敌人的嚣张气焰,鼓舞了群众。
          第二阶段是全面发动阶段,1951年2、3两个月,共捕786人,其中匪首惯匪309人,恶霸284人,隐蔽特务13人。这个阶段工作在全党动员、发动群众方面比前段有较大进步。由于采取慎重的态度,注重真凭实据,使个别已批准枪决的错案得以纠正。
          第三阶段是初步清理积案阶段,自1951年3月至5月,发动群众处理一些积案。城厢镇扣押犯人原有111人,通过组织力量深入各街核实取证,征求群众意见,5天内就把积案清理完,判死刑22人,徒刑42人,释放35人。这个阶段工作成绩显著,宣传也较深入,广大干群对政策有了进一步了解,收集材料也快,处理也准确迅速。
          第四阶段是全面清理积案阶段,自1951年6月至1951年10月,执行谨慎的收缩方针,停止大捕大杀,迅速清理了遗留的全部积案,并组织犯入参加劳动生产,消除了因监狱拥挤而造成的死亡现象。
          第五阶段是扫尾阶段,自[951年II月至[953年lO月,对尚未得到应有打击的边远地区的反动势力进行镇反“扫尾”。县人民政府组织武装工作队,对沿海59个乡和山区8个乡进行镇反“补课”,打击了残余的反革命势力。
          经过以上镇反运动,基本扫除了反革命残余势力,曾经猖獗一时的匪祸基本肃清,县内出现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安定局面,从而巩固了人民民主专政,保障了各项社会改革的顺利进行。
       (二)民主建政
          莆田县人民政府成立初期,政权建设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召开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使它成为人民群众参政议政的初期组织形式,成为团结各界人民的重要工具。自1949年12月至1952年11月,莆田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10次会议都只选举产生代表会议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未选举县人民政府领导入。因此,1952年11月前,莆田县人民政府正、副县长皆由上级任命。1952年11月中旬召开莆田县的第二届各界人民代表第一次会议,不但选举常务委员会委员,而且选举正、副县长。自此9各界入民代表会议成为地方最高权力机关,开始代行人民代表大会职权。
    1949年9月莆田县人民政府对旧政权机构进行全面接管后,按专署编制草案设12个政府工作机构,并派出干部建立13个区公所,作为县人民政府的派出机关,基层政权暂时保留了旧政权的保甲建制。截至1950年9月底,全县保甲制度全部废除。10月,全县设16个区公所、2个镇人民政府,建立了377个乡(街)人民政府,新培养的2200多名干部进人乡领导岗位。至此,人民政权完全建立起来。
       (三)财政经济工作
          1、治理金融市场,平抑物价。莆田解放初期,市场交易以银元和大米作媒介,投机活动猖撅,物价成倍增长。为了稳定物价、稳定人心,人民政府采取有力措施打击投机,制止通货膨胀。首先是禁止银元流通,建立人民币市场。莆田解放后,针对市场拒收人民币的现象,人民政府发出收兑银元的布告,由人民银行莆田办事处按照牌价进行收兑。1950年5月,县工商科先后召开全县工商业代表、市场牙人代表、交易员代表会议和市场管理委员会会议,统一布置于6月1日至9日在城区开展禁用银元运动,公安部门和税务局两个机关负责组派检查人员持检查证进行检查。这个为期9天的禁用银元运动收效颇大,据]950年7月统计,人民币在市场流通面扩增至70%,银元减至30%,以米换物只剩一二个小镇,群众对人民币日趋信仰。同年10月,人民币基本占领市场。其次是设立贸易公司调控主要物资。1950年4月,在涵江成立了福州贸易公司分公司,对农产品、工业品进行收购和调运,掌握了粮、油、布、糖、盘等主要物资,尔后以合理的价格投放市场,有力打击了投机商囤积物资、哄抬价格的活动,取得了稳定市场的主动权,此外,1950年,全县设立粮油交易所5个,取代了原来的牙行,对稳定物价和拓宽税源起了一定作用。
          2、统一财政经济。1950年3月,党中央就政务院颁布《关于统一国家财政经济工作的决定》发出通知,要求各级党委用一切办法去保障这个决定的全部实施。在县委、县人民政府统一部署下,莆田县对财经的统一管理,主要做了以下工作:(1)加强税收。1950年4月,原国税处和地方税征收处合并,成立县人民政府税务局,并分设税所、检查站等。1950年税收任务得以超额完成,对财政收支平衡起了积极作用。(2)紧缩编制,定员定额。为节约财政支出,县委、县政府于1950年5月对县、区两级机构进行整编,确定编制,调整在职员额。(3)清理资产。1950年5月17日,县务会通过了清资决定,5月19日召开清理物资委员会会议,制订清资计划,并通知各机关单位成立3至5人组成的清理小组,开展全面清理工作,限6月5日前完成清点任务。城厢、涵江两镇清资工作由清委会直接领导9结合整理公产,清理应接管而未接管的机关和已接管而未很好保管检查的物资财产,调查了解被隐匿的资财,查获了国民党文化服务社莆田支社、印刷厂各一个,收回大小机器12部、铅字50余担。全县清资工作使许多在接管中被分散、挪用、隐匿的资产重归人民政府所有,对增加财政收入、节约开支起了一定作用。(4)统一财政收支。全县各单位严格执行预决算制度,做到按时编造`及时审核,培养资源,杜绝浪费。与此同时,建立了审计、会计制度,分层负责,健全财政管理组织占这一措施,保证了地方供给。(5)统一现金管理。1950年7月起,人民银行县支行执行政务院颁布的《关于国家机关现金管理的决定》,对国营企业、事业、机关、团体、部队和学校实行现金管理。各单位在银行开户,银行按各单位编造的收支计划,采用星期例假日值星制和急字支票的办法方便各单位存支。首批执行现金管理的有40个单位,1951年6月达102个单位。1951年上半年,所有全民和集体单位都在银行开户,接受管理。全县现金的统一管理,达到了有计划地调节现金流通、节约现金使用的预期目的。

    四、抗美援朝和其他各项民主改革

         (一)抗美援朝运动。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援助朝鲜人民抗击美国侵略者。与此同时9党中央制定“边抗、边稳、边建”的方针,领导全国人民展开了大规模的抗美援朝运动。莆田县于1950年7月成立抗美援朝分会,随后,对全县各阶层人民进行抗美援朝爱国的宣传教育,扫除一部分人亲美、崇美、恐美思想,增强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为响应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发出的开展捐献武器运动的号召,1951年6月,莆田县委部署全县爱国捐献运动首先在工商界开展,然后推动其他,要求普遍制定捐献武器计划,并列入爱国公约。在运动开展初期,县抗美援朝分会派出干部对捐献运动的方向和具体办法进行指导,通过帮助制订增产捐献计划推动捐献运动,使捐献武器纳入捐献武器和增加生产、增加收入密切结合起来的正常轨道。至1952年,莆田县捐献武器款额达39.9亿多元,折合战斗机两架半,圆满完成了捐献任务。此外,还有大批青年踊跃报名参加志愿军和军事干部学校,以实际行动参加抗美援朝运动。莆田抗美援朝运动推动了各项社会改革和经济恢复工作的开展。
         (二)地方戏的恢复与发展。莆田地方戏原称“兴化戏”。是全国最古老的剧种之一,也是福建省五大地方剧种之一,1952年10月下旬改称“莆仙戏”。全县旧戏班最多时曾有75班,旧剧文艺工作者有1000人以上。1950年2月21日由县委宣传部、县文教科、文化馆、总工会、团工委、学联、税务局、班主代表、剧员代表、地方剧研究专家计17人,共同组成莆田县地方戏指导委员会,下设秘书、编剧、导演、审查组,并制定11条章程草案,开始审定剧目、编改剧本的初步工作。1951年5月5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发表《关于戏曲改革工作的指示》后,莆田县戏改工作进入有领导、有计划、有重点地开展阶段:通过举办编导者学习班和组织典型剧团,培养了戏改干部和戏改典型,促进了莆仙戏艺术的“推陈出新”。
         (三)禁毒。新中国成立初期,鸦片烟毒所造成的祸患严重影响着国民身心健康、国民经济的恢复和社会的安定。莆田县毒品主要来源有二:一是解放前本县自种自制隐藏下来,二是解放前部分沿海商人从泉州、汕头等地贩运过来。鸦片烟毒城厢、平原、沿海、山区皆有,但尤以沿海为重。莆田县委、县政府在解放初期就注意把禁毒和其他各项社会改革运动结合起来,禁毒工作抓得比较早。1950年3月5日,莆田县人民政府根据福建省第五行政督察专员公署民建字第二九号令,向各区公所发出《禁种鸦片训令》。5月20日,莆田县根据中央政务院指示成立禁烟禁毒委员会,由康金树副县长任主任委员;下设宣传、组织、施戒、纠举四组,分别由教育科、民政科、卫生院、公安局负责人任组长。此后,县人民政府多次发布关于禁毒的通令,禁毒运动得以顺利进展。据统计,自1951年至1952年6月,共破案510起,重大毒犯判徒刑32名、死刑2名,在押县狱15名,释放6名。至1952年底,全县烟毒基本禁绝。
         (四)废除封建主义婚烟制度。建立新民主主义婚姻制度。是进一步肃清封建残余和建立新的社会生活的一项民主改革。解放初期,莆田买卖婚姻、抱养童养媳的历史习惯很普遍。一些地区买卖妇女每个以猪肉13担或花生油12担价格计算,以此两项价格为标准,还可用金、银元、稻谷、白米、地瓜干、虾米等其他实物折算代替。这些地区男女结婚的最小年龄仅十五六岁,旧式婚姻制度对他们的影响比较大。1950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公布施行。莆泪县、区两级都成立学习委员会,首先在机关干部中组织学习,在干部的带动下,宣传贯彻新婚姻法活动在莆田城乡普遍开展起来。1951年3月,莆田县召开第一次妇女代表大会,选举成立莆田县民主妇女联合会。尔后,全县掀起废除封建婚姻制度和执行新婚姻法的高潮,使自由婚姻蔚然成风。1952年底,封建婚姻制度被初步革除。
          自1949年8月至12月,莆田县委在上级党委的领导下,正确执行中共中央有关城市接管的政策,团结全县人民顺利地完成莆田县城的接管工作。随后,又在3年的时间内,肃清残余匪特,维护社会秩序;遏制通货膨胀,稳定金融秩序;清除旧社会污泥浊水,开展各项民主改革运动,实施了对城市和社会的改造。一系列革故鼎新的胜利,使莆田的社会面貌和社会风尚起了极大的变化,使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更加巩固,使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工作有了必要的社会政治条件。莆田县党组织从国民党手里顺利地接管旧城市.并且成功地把它改造成为社会主义新城市的实践表明,中国共产党不但在军事上、政治上是坚强的,就是在经济建设上也是有办法的。尽管莆田解放初期政治运动很多,阶级斗争十分激烈,但党组织正确处理了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同其他工作的关系,始终把发展生产力作为一切工作的基点,这条建国初期的成功经验,II推,三:今莆田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进程提供了历史借鉴。

    (吴国钧执笔)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