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编研论述 > 正文
  • 闽中支队司令部斗争情况概述
  • 2013-12-30 来源: 作者:
  •   

      闽中支队司令部,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闽浙赣边游击纵队的一部分,是中共闽中地委直接领导下的一支武装队伍,成立于1949年2月,指挥机关设在莆田大洋。主要领导成员有:司令员兼政委黄国璋(未到职),副司令员陈亨源,副政委林汝楠,参谋长康金树,政治部主任祝增华,秘书长宋梅影,供给部长吴珊。至同年8月,司令部下辖的部队共有:莆田、惠安、福清、长乐、平潭、永泰、仙游、闽清、林森(闽侯)游击大队,泉州团队及所辖的晋江、晋南同、晋南永游击大队,泉州团队独立大队,同安游击队,暂编南安大队,闽南地区起义司令部和漳州工委领导下的游击队,总兵力7600多人(其中包括原国民党正规军、地方部队、盐兵等起义后归我方指挥或编入游击队的1700多人)。闽中支队司令部的斗争区域,主要分布在福厦公路全线两侧,北起闽清、福州,南至同安、厦门,近20个市县。

      闽中支队司令部成立时,闽中地区的斗争形势异常严峻。国民党为了保住南逃台湾的退路,不惜在这里布下重兵以加强防务。1949年初,驻闽中敌军除第五十师、五十三师、三二五师外,自北而南,还有保安六团、保安一团、保安二团,以及各地的交警、自卫队、警察等。4月,国民党南京政权覆灭后,国民党残军节节败退,其中敌第七十三军、七十四军、二十五军、九十六军、五十五军、六十八军等残部,就是经闽中逃往台湾的。其间,蒋介石企图坚守福建沿海地区,进而以确保台湾,曾于6月21日亲自飞抵福州南郊机场,在机场办公处召开临时军事会议,强调无福建即无台湾,表示要固守福建以巩固台湾外围,并对福建,尤其是沿海地区的防务作了新的部署。 7月22日,蒋介石又乘军舰到达厦门,召集驻闽中、闽南的高级将领谈话,严令他们坚守厦门。由于闽中地理位置的重要和敌情的严峻,决定了闽中革命越是接近胜利,越是显得艰巨复杂。在困难的情况下,闽中党组织、游击队和人民群众不畏强暴,不怕牺牲,更加英勇顽强地开展斗争。据现有材料统计,1949年间,闽中支队司令部所属各地游击队同敌人战斗共计214次,破仓分粮3万多担,摧毁乡(镇)公所、警察所、税捐处88个,缴获长短枪2721支,毙、伤、俘敌万余人,策动起义投诚32起5200多人,筹集支前粮食30多万担,为闽中革命取得胜利作出了贡献。其斗争情况概述如下:

      一、进一步发动群众,破仓分粮,反抗“三征”

      闽中支队司令部成立后,为了进一步发动群众、扩大政治影响,各地在前年、去年的基础上,又轰轰烈烈地开展了破仓分粮、反抗“三征”(征兵、征粮、征税)活动。

      在莆田,游击队发动并配合群众,少则100多人,多则5000余人,先后在平原、沿海、山区的瑞云、林墩、东华、华西、中社、沟底、西园、清源保、萍湖、新县等处打开谷仓10多座,分粮9000余担。长乐、福清、仙游、永泰、德化等县以武装力量支持、掩护群众破仓分粮,相继在漳港、江田、三山、渔溪、高山、枫亭、山兜、溪南、古邑、大洋、嵩口、水口、碧坑等地,先攻打乡(镇)公所、田粮处,后率众破仓,共分粮6000多担。泉州团队所属部分游击队配合当地群众,在打开苏安、王厝、大盈、大宇、洪濑、四都、湖洋等地谷仓时,夺粮数万担。各地在破仓分粮的同时,还以游击队名义四处张贴标语、布告,大力宣传共产党抗粮抗税抗丁的主张,在更大范围内进一步激发了群众的斗争热情。

      在反“三征”中,各地普遍组织了武装抗征队,镇压那些横行乡里、无恶不作的地霸和征收员,组织力量驱赶下乡强征粮食的催粮队,武装袭击护卫征收粮税丁的保安队等,维护了群众的切身利益。仅莆田大洋300多租佃户,由武装抗征队撑腰,1至4月份就抗租3000多担谷子,抗捐2万多元。3月,福清武装抗征队镇压了高山镇“土皇帝”、镇长翁其仁,并贴出警告信,警告为非作歹者当心同样下场。慑于革命威力,福清各乡保甲长几乎没人敢当,粮、税、丁自然无法征到,群众拍手叫好。仙游武装抗征队分头下乡,在香田、兰溪、木兰、榜头、兴太、枫亭、郊尾、大济等乡村组织群众,夜间燃火敲锣鸣枪,呼喊口号,虚张声势,县府征收人员因此不敢在乡下过夜,以后渐渐不敢下乡,打乱了征收计划。泉州地区群众在游击队支持下,联合成立同盟组织,采取“抗、跑、拖、抢”等办法,同心协力对抗“三征″,也很有成效。群众从中看到了团结斗争的伟大力量,增强了革命信心。

      二、主动出击,摧毁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基础

      1949年1月,中共闽浙赣省委作出关于配合人民解放军南下解放闽浙赣、展开武装斗争紧急任务的决定,要求各地在当前有利形势下,要利用一切可能发展的机会,壮大自己的力量,达到消灭敌人的目的。根据这个要求,结合本地实际,闽中地委提出了“放手发展、大胆进攻”的方针。从此,闽中地区的武装斗争进入了高潮。

      各地游击队在人民群众支持下,主动广泛出击基层反动政权,相继打下了许多乡公所、镇公所、警察所、督导处、税捐征收处,以及一些自卫队、侦缉队、水警队等,成绩显著。其中,敌基层政权被击垮、缴获较多、政治影响较大的战斗有:攻打莆田涵江、忠门、笏石、北高、江口镇公所,武盛、赤歧、常太乡公所,笏石警察所、税捐征收处,渡口保安队岗楼;长乐漳港、江田镇公所;福清渔溪、龙田、高山镇公所,渔溪警察所,龙田督导处;仙游榜头、龙华磨头、潭边警察所,鲤湖乡自卫队;永泰梧桐镇公所,伏口乡公所,嵩口镇自卫队、警察所,徐国财侦缉队;闽清八都合龙、五都龙峰乡公所;晋江东石水警队、科任自卫分队,金井镇公所;同安大澄乡公所;德化南埕警察所、水口乡公所;南安玲苏、象峰乡公所;惠安辋川乡公所等。以上所列攻打这30多个处所,就缴到机枪6挺、长短枪616支、手榴弹370多枚、子弹7200余发。有些地方游击队在摧毁敌人乡镇政权后,还放火烧了田赋册、壮丁册等档案材料,召开群众大会,公审反动官吏,揭露封建剥削罪行,号召人民团结起来坚决斗争。各地游击队连续不断地袭击,极大地动摇了反动统治的社会基础。

      解放平潭县城,是闽中游击队在摧毁敌人政权中一次规模较大、影响很广的战斗。4月下旬,平潭游击队接到闽中司令部关于积极创造条件、消灭岚岛敌军部分或全部的指示。游击队领导人当即召开会议商讨,最后决定发起进攻,并对战斗作了部署。5月5日晚10时,经挑选的117名游击队员,携带50多支长短枪并每人一把大刀,从根据地出发,直奔县城。6日凌晨1时,游击队在割断电线和摸掉敌驻地“中正堂”的哨兵后,迅速向堂内冲去。游击队集中火力猛烈扫射,一阵阵枪声吓得处在黑暗中的敌兵直喊饶命。驻在堂内的自卫队、接兵连和部分盐兵,除被游击队击毙者外,其余全部投降。游击队计缴机枪9挺、步枪200多支、手榴弹5000多枚、子弹5万余发。紧接着,游击队掉头迅速包围了县长住处和县警察局。敌人被逼无路,只得投降。游击队又缴获机枪3挺、长短枪60多支,俘敌40余人,其中包括县长郑叔平和警察局长游澄清。6日上午11时,驻在乡下的地方军阀林荫率保安队和其他一些反动武装共400多人朝城内反扑,被游击队和市民击退。当天下午,游击队一部分撤回根据地驻防。不出所料,7日清晨4时,林荫所部进犯根据地,遭到游击队和群众的坚决反击。11日,林荫部被游击队赶出平潭,逃往白犬岛。5月13日,经闽中地委批准,平潭县人民政府宣告成立,由高飞任县长。这是福建境内第一个由游击队自己解放并建立了人民政权的县。7月3日,国民党第七十三、七十四军占领平潭,游击队奉命主动撤往福清、长乐等地,继续战斗。

      南下大军抵达闽中后,游击队配合人民解放军截击南逃之敌,也取得了一系列胜利。6月底,祝增华带领闽中部分游击队会同解放军第二十九军侦察营一部,围攻设在闽清池园小学的国民党伤兵集中地,俘敌伤兵40多人,缴获步枪20多支。7月13日,闽侯游击大队获悉古田、屏南、建瓯三县保安队残部300余人往大湖与省保安队汇集,妄图设立大湖防线,阻击解放军南下的消息,立即组织力量,配合解放军侦察部队在有利地点截击,打得敌人溃不成军。此战共俘敌50多人,缴机枪4挺、步枪50多支,以及大批弹药物资。8月中旬末,永泰游击队配合解放军在永泰境内与国民党溃退部队又进行了三次战斗。19日,敌第九十六军溃兵1000多人从福州经闽侯南屿、永泰丹云,溃退至永泰大洋,遭先期埋伏在洋尾寨的游击队和群众伏击,敌前头部队速向闽清方向撤退。同日,敌后续部队在永泰石牌岭遭解放军一个连和永泰游击大队一部阻击,毙敌5人,缴机枪1挺、步枪19支。20日,敌残兵又从闽清窜到永泰下拔,解放军一个营和游击队一个中队从城关赶到下拔,激战数小时,共毙敌4人、俘200人,缴长短枪400支,还有六O炮、迫击炮、重机枪等武器。

      三、军民团结战斗,多次挫败敌人“清剿”

      闽中各地游击队频频出击,引起了敌人的极大恐慌,于是他们组织力量不断地对我游击队反扑。在各地党组织的领导下,游击队和人民群众团结战斗,一次又一次地挫败了敌人的“清剿”,保卫了游击区和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

      3月中旬.长乐漳港、江田两镇公所被摧毁后,国民党长乐当局立即派出一个自卫中队由县常备自卫大队长姚堂福带队,连夜出发直奔江田“清剿”。在陈亨源指挥下,游击队和群众武装200多人与敌激战,获得全胜,敌一个中队除8人跑掉外,其余全部被歼。

      5月,仙德司令部刚在仙游岭西成立。就遭到敌人的“清剿”。敌调一个团队进驻仙游,接着立即纠集自卫队、警察便衣队共1000余人,于6月初兵分三路进犯仙游岭西。游击队主力抢先占领有利地形砺山,再分散部分队员占领附近的双髻山、橄榄岭和黄山。第一天敌人发起两次进攻,皆大败而归。第二天,敌集中大部分兵力再次进攻砺山。游击队居高临下,一边开枪阻击,一边往山下滚石头,顿时,山间枪声、石头滚动声连成一片,敌人死的死、伤的伤,乱成一团,纷纷逃命,岭西反“清剿”取得了胜利。

      溃退到福清境内的国民党第九十六军残部, 6月26日组织两三千人分两路取道县城和上迳,进犯龙田地区。中共南区区委发动群众万余人配合游击队作战,敌人所到之处,群众鸣锣告警,呐喊围攻,青年男子用长矛、大刀等武器同游击队一起杀敌,群众积极主动送茶送饭到前方。在各区游击武装和群众支持下,南区军民与敌周旋了三昼夜,毙敌几十人,敌军无奈只好退守县城。

      解放大军渡江后,国民党残军纷纷南逃。为了保住海上的退路,国民党泉州戒严司令部于7月8日派遣军舰两艘封锁晋东南海面,并纠集三二五师九七三团、九七五团三营和驻石狮交警共千余人,兵分两路进犯晋东南沿海游击区。为此,晋江大队和李刚区、运伙区、五一区等地游击队及群众武装万余人,相继在鹦哥山、虎头山、大觉山伏击敌人,逼使敌人龟缩在金井镇,不敢轻易冒进,“清剿”计划被粉碎。

      莆田大洋是闽中支队司令部领导机关所在地。7月27日, 福清、莆田、永泰、仙游四县交警配合保安第六团及自卫队3000余人,从莆田、仙游、福清、永泰四个方向同时进攻大洋。闽中司令部事前得到莆田地下联络站送来的情报,所属警卫营和部分在训的莆田、福清游击队以及解放军侦察营一部主动撤往永泰,诱敌深入。30日,解放军和游击武装力量对进犯之敌发起反攻。8月1日,敌军仓惶溃退,大洋又获得了解放。

      8月以后,闽南沿海更是敌人极力争夺的主要地区。6日,敌交警第八总队一部会同三二五师、惠安警察局、自卫总团计1000余人,分海、陆两路进兵“清剿″惠安港乾。惠安游击大队迅速组织游击队员及群众武装数千人迎击敌人。这时人民解放军已逼近福州,敌人闻讯匆忙撤回。20日,敌陈维金旅残部经泉安公路进逼晋江东石,被泉州团队独立大队三次阻击于石刀山,行进不得。团队击伤敌军车3辆,俘敌18人(其中营长l人),缴获一批物资。敌人不肯罢休,重新组织军事力量,试图迅速扫清公路沿线阻力。24日,敌交警一个营,从水头出发,经大盈直插官桥,梦想扫平泉州团队机关所在地——南安岭兜村。团队针锋相对,也集中兵力,并发动千余名群众武装抢先占领官桥外围的山地、村寨、坚固建筑物、树林果园等有利地形伏击敌人。战至黄昏,敌人无法前进只得退回。官桥阻击战胜利后,独立大队于26日主动进军内坑,攻打据守内坑熊山的敌交警一个营,逼使敌人撤离熊山。8月20日至28日,泉州团队独立大队在群众支援下,连续与敌人进行了三次战斗,最终获得了反“清剿”斗争的胜利。

      四、做好策反工作,动摇瓦解敌人

      全国解放战争的迅速发展,极大地震撼着国民党阵营中的各种人,敌方人心不稳局面的加剧,为党组织开展策反工作提供了良好机会。

      1949年春夏,仙游县工委成功地进行了几次策反。3月初,号称仙游西乡“两霸”的余文辉和郑金发被争取过来,其手下30多人枪被改编为游击队。4月,在刘佐周等人策动下,慈孝乡公所班长黄洪良带所丁10多人携枪投诚,8月下旬,仙游临解放之际,县警察局一个中队事先通过联系到莆田向游击队投诚。

      5月,莆田涵江党组织的联络站对梧塘镇镇长进行策反,使之撤除了与交警大队联合组成的巡逻队,便利了设在莆田大洋的闽中支队司令部与莆田城关、涵江两地的地下联系。8月中旬,经莆田党组织派人策动,东峤400多名盐警在前下盐场起义。继之,又劝降了笏石、北高、忠门、埭头等乡公所、警察所官兵,策动了城、涵等地开明绅士组成防护团,保存国民党县政府档案,维持敌军撤走后的治安秩序,使人民解放军顺利接管了莆田政权。

      7月,闽永游击队在永泰雁门村对国民党第一○八师所属两个连残部展开政治攻势,结果敌官兵52人就地起义,共有机枪4挺、冲锋枪、步枪、手枪28支,以及一批军用物资等。

      泉州地区的策反工作较为出色。8月19日,国民党泉州驻军第三二五师1个半团约1000人枪.由该师副师长陈言廉率领,在晋江县安海镇起义。20日,南安县城驻军,包括县自卫总团、警察局、三二五师警卫连、一四九团搜索连共355人也联合宣布起义。31日,晋江县自卫总团100余人枪,警察局200余人枪相继投诚。此外,国民党香港招商局所属“海辽号”运输舰,驻同安五通炮兵营200名官兵,在地下党组织策动下,也分别于9月19日和10月初起义。国民党厦门警备司令部少将参谋长林梦飞,于8月17日单身从厦门渡海前往南安投奔泉州团队。泉州中心县委所辖的厦门工委和漳州工委也积极开展了这一工作。厦门工委地下党员林文吉和李建树(即李力)、曾铭等人,分别策动了国民党海澄县警察局长赖鄞祥和南靖县党部书记长王元。后来,赖鄞祥率部120人枪,携带粮食120担、服装l万套,以及大量档案材料投向人民;王元也率一些人枪起义。漳州工委成功地策动国民党云霄县长汤涛,并由汤率领县里一部分文武职员起义。

      经惠安县工委和游击队策动。8月19日,山腰、钟厝、菜堂等盐警157人起义,后编为惠安游击大队第四中队。22日,县警察局官警100余人起义,接受惠安游击大队指挥。24日,驻惠安境内的福建海上保安纵队第四支队官兵200余人起义,后经惠安游击大队移交给省公安厅。

      五、组织群众踊跃支前,配合大军解放闽中

      7月初,省委书记曾镜冰致信闽中地委,要求在大军抵达闽中之前,努力做好筹粮支前工作。接信后,地委立即在莆田大洋召开地委扩大会议,对筹粮支前工作作了部署。随后,闽中各县相继建立了支前组织,如支前会、供应会等,在重要集镇、交通要道还分别设立了接待站、供应站和茶水站等。在这段时间内,泉州中心县委领导下的晋江、南安、同安、安溪等县,共筹集到粮食8万多担,美钞8400元,黄金105两。为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厦门岛,泉州党组织和游击队还在晋江的祥芝、永宁、深沪、金井、围头,南安的古井、莲河,同安的马巷以及惠安的崇武等地沿海,动员了船工1117人、木船840条参加战斗。莆田县圆满完成了闽中地委下达的3万担粮食、1万双军鞋的支前任务。在这之前,莆田还向地委上交了黄金四五斤、谷子1600多担。解放军抵达闽清时,闽永游击队共建立了5个支前站,筹集粮食2400担支援大军。永泰游击队在群众支持下。筹集到军粮9000多担,生猪数百头,以及大量柴草、马料、蔬菜等物资,接应大军。同时,为保证南下部队迅速行军,永泰游击队还发动群众,在樟溪及其支流上架设了大型浮桥3座,小桥几十座。闽侯游击队为迎接解放军,共征借了军粮1万担、军鞋1万双、猪肉5000余斤、蔬菜300多担。解放军辎重部队途经闽侯下村、廷坪、尾桥一线时,游击队又组织沿线群众,连续奋战三昼夜,抢修出了一条长达30公里的山路,保障了大批重炮车队的顺利通行。7月。陈振亮率福清游击大队主力封锁了海口地区的全部船只,并派人潜入敌驻地绘制地形图,连夜送给解放军。同时,县委还组织群众上万人,仅用3天时间,就修通了福清至高山40公里长的公路,为解放军解放福清、平潭做了准备。

      从8月11日起到11月24日止,南下解放军在闽中各地游击队紧密配合下,先后解放了永泰、闽清、长乐、福清、闽候、莆田、南安、惠安、永春、仙游、泉州、安溪、平潭、同安、厦门、德化等市县。闽中人民终于迎来了翻身解放、当家作主的历史新时代。闽中党组织和游击队全体同志在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以后,又踏上了建设社会主义的新征程。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

      林汝楠、许集美、祝增华、林汝梁等老同志回忆材料。

      中共泉州市委党史研究室:《泉州人民游击战争的胜利》。

      蔡国耀:《莆田的解放》。

      蔡天新:《仙德大队武装斗争史》。

      中共永泰县委党史研究室:《永泰武装序列资料》。

      中共福清市委党史研究室:《福清党史座谈会纪要》。

      陈新:《解放战争时期长乐地下党及其领导的武装斗争》。

      中共平潭县委党史研究室:《解放战争时期平潭武装组织与战斗情况概述》。

      中共闽侯县委党史研究室:《关于闽中游击支队林森县大队经历情况简述》。

      中共闽清县委党史研究室:《闽中游击支队闽永游击队史》。

      

      

      

                                                                  (李祖兴)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